军用直升机飞抵恩施机场运送救援物资
来源:军用直升机飞抵恩施机场运送救援物资发稿时间:2020-03-30 08:36:24


3月27日中午,黑龙江省绥化市某隔离酒店内,护士慕荣琪正准备着今晚和父母视频的话题,“虽然差不多都是闲聊,但还是要找点新鲜事转移注意力,不然爸妈会一直问我在哪。”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,今天是她从武汉驰援回来隔离的第5天,而她远在鹤岗市的父母至今都不知道之前的一个月她去了哪里,做了什么。

“当时只有一个想法:去武汉,去帮忙。”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,2月24日是她原定的婚期,但她“自私”了一把将婚期推迟了,“我告诉未婚夫我将要去武汉支援的消息后,他没有怪我,只是有些担心我。”

2月19日深夜,慕荣琪一行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,由专车接送至指定的集中酒店。一路上,她看到偌大的武汉城,没有行人也没有公交,偶有救护车或载物货车疾驰而过……

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7313人,已解除医学观察27143人,尚有17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。美国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实时数据,截至北京时间3月27日1时26分21秒,全球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510108例,病亡人数达22993人。

因是瞒着父母去的武汉,为免家人怀疑,慕荣琪还是保持着每天一次视频聊天的习惯。但想到自己原本的长发突然变短,父母看见后肯定会有所怀疑,于是,她想尽办法“欺骗”、隐瞒,“发朋友圈的时候要把家人,特别是和爸妈关系好的叔叔阿姨都屏蔽掉;和父母视频时要用浴巾把头发包起来,说单位要求员工下班后洗澡消毒……”

3月16日,是慕荣琪到武汉驰援的第28天,她不知道疫情何时可以结束,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回家。想家却不能说的她,手写了一封道歉家书,信中写道:

而当慕荣琪穿上一层又一层的防护服,戴上口罩护目镜后,才知道这一切有多难受,“整个人都处于密封状态,能感受到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,也能看到护目镜上的雾气变成水珠。”慕荣琪说,因为防护物资紧缺,她们必须保证六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排,“很难受,除了身体上的,还有每天因为疫情而变动的心情。”

“她人很好,有爱心、有事业心。”慕荣琪未婚夫说,疫情期间他也在明水县的疫情一线进行入户排查与守小区大门,他明白特殊时期年轻人的责任与义务,所以对于慕荣琪去武汉的选择他是支持的。

截至3月29日24时,湖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018例,死亡病例4例,出院病例1014例。

“前三天我们一直都在酒店里培训,由国家医疗队的专业医师来教大家怎么做好防护措施,尽可能的在工作中保护好自己。”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,她从业已有4年,却是第一次穿、脱防护服,“康盈医院也有感染科,但我们以前收治的患者都没有这次这么‘危险’,防护措施也从未做到这么周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