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克志:坚决彻底肃清周永康、孟宏伟等流毒影响


“看来欧洲也开始暴发了。”3月14日,杨勇在朋友圈里写下这句话,然后就马不停蹄地开了8个小时,在俄罗斯关闭国境前顺利抵达。这时的杨勇还不知道,等待他的将是一场难忘而特殊的体验。

在隔离的两周里,每天早上9时左右医护人员敲门送饭,“有俄罗斯漂亮小姐姐给我测体温。”一日三餐外加两次茶点是标配,早餐一般是黑面包、奶酪、香肠、西红柿和咖啡;午餐有意大利空心粉配肉丸子、鲜黄瓜;下午送一杯奶和甜品;晚餐有米饭、炸鱼和蔬菜沙拉。

俄罗斯医护人员为杨勇送餐(受访者供图)

3月31日,拿到护照的杨勇终于解除隔离了。临走前,疗养院院长送给他一盒巧克力。杨勇感激地说,“这14天里全疗养院6个医护人员轮流照顾我,太感谢了!本来是不想回国给祖国添麻烦,没想到反而在俄罗斯给大家添麻烦了!”

“开始我的流浪生活了。” 解除隔离的第二天,4月1日,杨勇在朋友圈里写道,因为就在3月30日零时,俄罗斯宣布限制出入境。不过,杨勇表示:“这对我的旅行计划影响并不大。我打算备足粮,找个偏远的地方避一避,看看美景,等疫情过去。”

由于不懂俄语,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。即便如此,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“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”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,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。

根据玻利维亚卫生部公布的数据,截至当地时间4月6日,玻利维亚全国累计确诊194例新冠肺炎病例,死亡病例14例。杨勇与俄罗斯医护人员合影(受访者供图)

医护人员送来了俄式辣椒酱(红瓶)和酱油(黑瓶)(受访者供图)

“第一次坐救护车,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”

杨勇介绍,他在疗养院住的楼有两层,大约50个房间,他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四人间。开始几天还有人住在其他房间,后来他们都离开了。医护人员基本就只为他一个人服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