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建泉州发生酒店坍塌事故:仍有22人待搜救
来源:福建泉州发生酒店坍塌事故:仍有22人待搜救发稿时间:2020-04-02 21:01:48


近期,德国疫情日趋严重。德国飞国内的机票,价格从原本的往返4000涨到了单程1万左右。碍于仍有考试,并考虑到回国时间短暂,且需要隔离14天,我身边许多同学都在纠结是否有必要买机票回国。3月13日,学校终于发了邮件决定推迟新学期的开学时间,从原本的4月6日延期到5月4日。

接种疫苗后的第7天,靳官萍接受血液样本采集

没想到,这些防疫用品居然自己先用上了。1月28日,德国发现了首例确诊患者,不久,多个往来中国的航班被取消了,我的航班也在其中。

自从德国政府宣布关闭学校和幼儿园,人们仿佛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,超市的意大利面和厕纸都被买空。但Facebook上德国各地仍有自发组织的“corona party”活动,许多德国年轻人庆祝新冠病毒导致的学校停课和意外得来的假期。

回国准备:口罩戴不戴?

见到同胞:我终于不是异类了

据她介绍,离开武汉特勤疗养中心之前,包括她在内的4位志愿者均按研究计划完成采血,并自愿接受了肺部CT检查,结果显示4人都“双肺纹理清晰,非常正常”。但这还不意味着试验结束,记者了解到,志愿者们接种疫苗之后,需要在随后的6个月中配合开展研究随访。

3月30日下午,此次试验的研究带头人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薇来看望志愿者们。再次见到自己的“偶像”,靳官萍很欣喜,回忆道:“她真的很亲切,和我聊了很多,还开玩笑说,咦,没见你长胖呀?”

“80后”靳官萍是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人,目前定居武汉,在一家上市制药公司工作。

参与临床试验以来,她自觉身体状况很好,只是最近几天因为武汉降温,她稍有打喷嚏、流鼻涕的症状,但并无大碍。